主の十字架クリスチャンセンター東京アンテオケ教会

The Lord's Cross Christian Center Tokyo Antioch Church

主の十字架クリスチャンセンター東京アンテオケ教会 header image 1

当继续上教会之中被解放,并且痊愈了。

如果你患有抑鬱症, 想自杀的人

我在20几年前得救了,但由于各种事情许久时间离开了教会。

不过,因为父母的癌症自从六年前起开始上教会了。

至于那时的我,病情严重,没有药,晚上没能睡觉。

我们姐妹从年幼的时分得不到父母的爱情,并每天在相争不断的家庭长大了。

在长期岁月里受到虐待,我自己不知不觉患了抑郁症。

到精神科医院看病了,但治不好,我脑袋里总是想着怎么能一下子轻松地死去。

我一个人生活,所以焦急越来越厉害,在三更半夜仿徨寻死的地方。

但没能找到死处,就在公共汽车车站的长椅过夜。

活下去很难受,不吃睡眠药,一直存放到至死量,一下子吃了许多药,却没想到死不过去。

刺伤了左手的手背和胳膊,连续了这非正常的行为,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

不过我开始和大姑子去教会了。

牧师夫妻总是侧耳听我讲的话,并为我祷告。

同时,因我姐姐献身于神,我们一起每当一定参加了主日崇拜及晚上的Charismatic(恩赐)礼拜。

Charismatic(恩赐)礼拜,牧师娘为我作了医病祷告,同时,神通过预言,又通过赞美反复地晓谕我说;我医治你。

至于我,当继续一直上教会之中,孤独感以及焦急慢慢地消失。

不知不觉不吃药也变得能睡觉了。

神慢慢地花了工夫确实地医治了我。

正在苦于抑郁症的人,请了解神。

神必定医治你。
渡辺由美子


感谢丈夫的下岗!

为没工作烦恼的人

与耶稣相遇,与丈夫相遇

我上了教会学校的高中才知道「耶稣才是真正的神,唯独通过这位才能进天国」,但我没想到这是关系到自己人生的重要事项。

不过,我成了社会一员后,无论做什么都是空虚连生活的希望也快消失的时候读了三浦綾子女士的书为开端我开始想当基督徒。那时候与丈夫相遇,我就干脆地说了,我以为被付之一笑,但是他说长期同住的叔叔是个基督徒,经常在家里开聚会,就同意我当基督徒。

可是我并不上教会,只是心里相信耶稣,生活却是荒唐。终于变为酒精中毒样的状态。我想这样下去哪里能当基督徒,连身心都会破烂,就下定决心赴美国是 为了脱离那样的生活。赴美之后,生活一变了。我开始上教会,身心都变健康了。过两年后回国,马上就在1983年10月与丈夫结了婚,他忍耐地等待我。

生养孩子当中

生孩子之前我还在上教会,但开始忙得养孩子心里没充裕,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教会丈夫是工作一个劲,连星期天都没休息,天天从早到夜晚一直工作。

我愿他作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度过,但他都没耳听。我一个人养活挨肩的两个孩子已疲劳不堪,心怀充满了对丈夫的不满,我天天在后悔与丈夫结了婚。

我自己沉浸怜悯,责备丈夫以及周围人,从来没有感谢过。

再到教会

我的心充满了对人的憎恶的某一天,因为我不注意使长女的手负了大火伤。

一听到医生说女儿必须动植皮手术时我眼前变得一片黑暗,甚至想拉着小孩寻死。我忍不住在心里喊叫「神啊,救救我。」那时我就想起了医院附近有个教 会,就是刚结婚时上过一段时间,我就马上去了那教会,和牧师谈话之中,发现了我应所在的地方就是耶稣,就这样我和孩子们开始上了教会。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通过张  牧师的书,神导致了悔改罪孽和赦免,我就从憎恶脱离解放了,终于在1990年12月接受了洗礼,名实成了基督徒。那时我认为已达到了人生目标,但后来才知道「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

被改变了对父亲的意念

那时,为了要看过着和脑梗塞作斗争生活的父亲,每当周末我到了长崎,同时在那遵守主日崇拜,但我愿望父亲的医治,又在信仰上饥渴,我开始想去有显现痊愈等圣灵之工的教会。

的确我盼望父亲的痊愈,但是更希望他到天国去的很强的心愿从心里涌现了出来。当我成了基督徒后,尤其是学到了「凡事谢恩」开始,我才会衷心地爱周围 的人们。但之前,父亲泥醉大声喊叫,我对他带有恐怖心和嫌恶之感,从来没有对他感到父爱,所以从来没想到过会带有那样的心愿。我悔改了罪,得以赦免,通过 感谢,主把我的心里改变了。

父亲之救,家族亲属之救

我正当开始为了父亲祷告叫他相信耶稣的时候,突然间他在住院的康复训练当中得了败血症陷于了病危。医生宣告他只能活两三天,我就悔改了没传福音给他,我拼命向主祈求「让他活到被拯救为止!」主听了我的祷告,父亲就奇迹性地恢复了。

我认为不能把主赐受的时间白白地过去,我就拜托了刚开始上的教会牧师,就是现在属于群体的教会,请他到住院中的父亲那儿去谈话。不久,父亲相信耶稣 为自己救主,每周牧师到他病房崇拜主之中,他在病床接受了洗礼几个月后被召天了。「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章31节)照这圣句所 应许,神不只拯救了父亲,同时又拯救了姐夫妻两儿和我妹妹。

姐夫是戏剧性地得救。姐姐相信耶稣后过了两个星期时,姐夫开了自己的船出去钓鱼遇难,在大暴风雨之中海上漂流了一昼夜,被海上保安厅看为绝望之中, 奇迹性地得救了。姐姐整个晚上一直向神祷告,姐夫也继续喊叫「神啊,救救我!」姐夫之后到了教会得救了,夫妻两儿在教会,现在承担着牧师的神工。

「应当践约」

自从1992年2月佐世保教会开始之后,我承蒙了主的恩惠我的信仰生活被加强了,我丈夫,他虽然信耶稣得救了,但以工作为理由他几乎都不上礼拜了。

我认为丈夫得救就好,但神的旨意是有所不同。神直接伸手在他身上。
 有时候,他出生地的高中棒球部通过了夏天高中棒球地区预赛,初次进了决赛时他 去参观了比赛,他在祷告中向神起誓说「求神让他们(得胜)到甲子園去。如果他们得赢我愿意接受洗礼。」结果,那一组得赢到了甲子園去,丈夫却没实现诺言而 时光流逝。

有一天他在上班驾车时,听了东京的教会的礼拜录音带就是我无意中递给他的,礼拜最后,通过牧师讲了智慧·知识的言语晓谕了「主说,你的确向我发誓过。应当践约。」他听了这句就直感了主是向自己说的,就达到了受洗。

虽下岗但「哈利路亚!」

然而丈夫照旧还是继续工作第一的生活。就在这种情况下,1998年年头我在读圣经时,主向我说「时候到了。」但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岁月流逝,再过两个 月那一年就要结束时,通过牧师推荐开始了家庭祈祷会,每次都祈求感谢神;感谢了要是一直在现在的公司上班星期天不休息等,感谢了丈夫的现况,又祈求了他能 参加主日礼拜。过一个多月的有一天,电话响了一接,是我丈夫。他一本正经地语调开口说「这次因为分店要缩小,我要辞职了」我心里喊着说「来了!」接着忍不 住从口头说出「哈利路亚!」来。

突然间的辞职,丈夫预测我会哭叫或责备他,但他不相信自己的耳,那一刹那认为我头变疯了。的确自己丈夫被辞了20年来工作的公司,没有人喜悦,但我 一直祈求主丈夫能够参加主日崇拜是作为基督徒最重要的事,所以我就真正地感谢了主接纳了我的祈求又给他人生中成了最善的事。丈夫失业的困难当中,奇妙的是 我心里很平安。

自从那时我们夫妇的「以主为第一而依靠他」的人生。那一年2月的马琳·美国队我们夫妻两参加,在3月小孩美国队我们一家4人蒙受了恩惠。曾经除了丈 夫以外的三人家族凭着信心报名过小孩美国队,但没实现。但神在最好的时候,以最善的方法让我们参加了美国队。 主真是又怜悯又真实的神。

丈夫的献身与伯父的代祷

有一天,基督徒的伯父知道了丈夫成为神学生,突然间访问了我们教会。他担心自己侄子到底在什么样的教会就来看情况我记得伯父明朗地说「我放心了。我 是想当牧师也不成,可是全都托给你了。」之后,他病倒,过一阵子回到天国去了。
 丈夫在2002年5月6日蒙受按手被立于牧师,我相信伯父在天国为丈夫 代祷。天天有各种方式的训练以及学习,但能体验到这圣句的真实。就是「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马书8章28节)
 丈夫在半年之前,从被解雇的公司提出再就职, 以牧师的立场为优先又在那公司开始了工作。神所作的事不可估量。我衷心感谢赐深深恩惠又十分怜悯的主在多么困难和问题中也会得益处。

山田真喜子

(月刊「云间出虹」2008年5月号(云间出虹出版发行)转载)


教堂的祝福—抑郁症的治疗,金融祝福

如果你患有抑鬱症

我欠下了我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因此我的抑郁症变得更糟。在最恶劣的时期, 当我无法专心工作及做家务时,我的姐姐邀请我去教堂,然后…
青木幸世(四日市,三重县)

第一天来到教会所给予我的一句话

当我的第一个女儿就读小学一年级时,突然她的尿中混和血,然后她就抗拒去学校。我非常地担心。虽然我的大姐邀请我去教会,但我却一直拒绝她的邀请。
有一天,她再次邀请我去看母亲受洗。第一次我与我先生还有孩子来到了教会。当我看到我的母亲受洗时,我被感动了,但是我完全不记得当天的敬拜诗歌和证道,因为很无聊。
我唯一记得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神圣的聚会结束后的祷告中告诉我要稳定地与教会连接。
我带我的女儿去医院,然而检查过后并没有任何反常。她被建议给予精神病医生辅导。我带她去看精神病医生,经过辅导之后她又回到了学校。我忘记了在教会中祷告时所给予我的话。

富足的生活变成痛苦

我的丈夫离开了上班族的生活然后开始他自己的生意。刚开始时非常的顺利和成功,甚至买衣服时我都没有看价格标签。 可是,有天我们的竞争对手-巨大公司取走我们的顾客。然后我们的收入突然之间停止。
我们向放债者借钱以维持生活,但是债务却增加到我们无法偿还。我们陷入痛苦的生活,我的丈夫卖掉它最爱的retro车而我也开始在晚上工作。当我工作回家时已是早上四五点了。一天早上,当我载我的孩子去学校时,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发生车祸也令人受伤。这一次的意外使我更加压力也因此我得了忧郁症。然而,我还得继续工作来维持生计。

到教会

我被逼要停止工作因为我的忧郁症变得严重。在最恶劣的时期,当我无法集中在我的工作及家务时,最终我寻求我大姐的帮助。她又再次邀请我到教会,我就很勉强的去到教会。当我祷告的时候,我的眼泪自然的流了下来,我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做了信主祷告而我的生命也得着救赎。

忧郁症康复
当我得救时,我的忧郁症康复了。我丈夫的生意也逐渐好转。
当我告诉我丈夫有关教会的事情时,他强烈的反对。他把他自己放在首位,因此拜日我也无法去教会。在未让我丈夫知道下,每个拜二我都会去教会。与之前相比,现在的我很享受和兴奋去教会。

十一奉献的祝福

我学会了十一奉献,就是把收入的十分之一献给上帝。我就开始奉献我兼职工钱的十分之一共三千日元。
当我学会奉献的时候,我也不知为何,我能偿还我的债务而我的生活也变得顺利。然后我却不晓得它是如何发生的。我发现10,000,000日元的债务变成了一半。我向帮助我的上帝充满感激。在这之后我要求更多!现在我的丈夫允许我谈及教会。我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全家人都能够去教会。

(转载自月刊:“ Kumo No Aida Ni Aru Niji” 出版商:」Kumo No Aida Ni Aru Niji Shuppan」2008年3月)


从DV(domestic violence)的黑暗转向光明

家庭内暴力烦恼的人

被父母抛弃在设施成长,连续不断地被欺负的小孩时代。

从丈夫的暴力逃跑朝向母子宿舍。

有时候领受了CD,随着听那赞美我自己有了变化。

单独哭泣的每日

我从小就在设施长大。我小学入学的同时开始受欺负。

因为卷发,又没有父母而开始受欺负。

我并不是想生来卷发而出生的。

又并不是想进设施才进的。

我憎恨生我的母亲,又憎恨喝酒暴力说粗暴话的父亲。

天天嫉妒别人父母都齐了很羡慕~。

上学校也是讨厌得不得了。

有了学校活动时,别人都是父母亲过来而我却是设施的老师,运动会的便当也是前一天做的冷饭团。

在设施天天都被挨骂,我自己生存在这世上感到很厌烦。

从学校回家途中想过进铁道寻死,但又没有胆量而天天一个人哭泣。

我从小想着我为什么出生在这世上?

为什么被父母丢弃了?

都是难受的事没有一件高兴的事情。

上了初中受欺负的程度逐步升级。

也没劲学习,大家都看不起我,被称外号叫美杜莎一看到我就会变成硬石头,「别看我!」好像看赃物似的。

我回忆就止不住眼泪心里变得很难受。

义务教育的9年间一直都被受欺负。

结婚,单独生养孩子

当初中毕业后,我离开设施出去工作。

工作是设施所定的理发店。

因为我在设施长大不懂世间,我在那里觉得厌烦就想辞职。

理发店的老板看不起我在设施长大,我心想设施是地狱,人总是信不过我决定了自己想做的事。

做了夜总会的工作,吸稀料和兴奋剂(毒品)等…随便乱做。

和流氓交往,一直吸毒品,虽然结了婚1年后就离婚。

24岁时第2次结婚。

虽然结婚,丈夫因为伤害别人被送到监狱去。

被抓后我才知道丈夫是黑社会的人。

我单独生了长子,开始了单独养活孩子。

长子勇气在四个月时丈夫出狱。

我一边养活孩子,一边一直吸毒品。

我怀孕了第2个时,讨论过生还是堕胎,结果决定了要生孩子。

决定要生孩子时,我下定主意把毒品戒掉。

就在这时,丈夫惹了驾车事故,因为有了前科就被检查了尿,在半夜就那样被逮捕了。

进了两年监狱。

我第2个孩子港喜也是单独生养。

这次是要养活两个孩子。

第2个港喜是特应性皮炎和哮喘一年当中共住院6次。

当丈夫出狱后老是夫妻吵架。

老是丈夫的粗暴话和暴力。

突然间,丈夫在卧室撒了灯油,他想要杀我和小孩们。

觉得很害怕,跑到了附近的家户。

就被带到受了暴力之人的设施,一个月后我们在三重県的母子宿舍开始生活。

通过赞美被神触动

在母子宿舍的生活,我经常骂孩子,被那设施长说我骂得过多了。

在母子宿舍认识和好的小R也离我走了。

就在这时,隔壁来了小Y。小Y是相信神的人。

在痛苦当中也在喜悦,在我眼里觉得不可思议。

有时候,小Y给我CD。

那CD唱着耶稣,宝血,爱等。是我初次听的音乐。

但听下去自己有了变化。

对小孩的愤怒和暴力消失了。

教会给的CD一听,我眼泪流着不停自己也吃惊。

通过赞美我心里变得温暖了。

她约了我上教会。在教会能听赞美。

我在教会听赞美时,流出了眼泪,通过赞美我被触动了。

通过赞美,我相信了耶稣得救了。

耶稣为了要赦免我所有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我死了也能上天国去。

我感谢神带导了向这样的我到四日市锡安教会,又感谢神,(自从上教会后)为了港喜的特应性皮炎和哮喘从来没有住院的奇迹。

接着,我衷心感谢神,耶稣给我和孩子们最大的家族,成为神的家族成员。

(中島幸子(三重県四日市市))

月刊「云间出虹」发行:云间出虹出版 2007年12月号刊载

小册子「我痊愈了! Vol.1」

发行:云间出虹出版 含税定价100日圆 刊载的转载


变成新造的人

想自杀的人

我从年轻时最喜欢赌博喝酒以及抽烟,生活中不可能没有这些。自从我被拯救后,仍然还是经常离开神,但凭着神的怜悯和恩惠,我完全被改变为新造的人了。

自今大约14年前我相信了耶稣得救,在1998年1月1日接受了洗礼。我先前认为凡是叫基督教都是外国的宗教,对自己是没有关系的,不过,首先妻子得受拯救,通过妻子规劝我就变得去教会了。那个时候,夫妇关系也很坏,家庭也破破烂烂,何时离婚都无所谓的紧张状态。我从青少年期就非常喜欢赌博喝酒抽烟,从初中开始吸稀料玩儿,高中时候每晚喝着酒。所以不可能没有赌博喝酒抽烟的生活。当开始上教会中学到了不准赌博喝酒抽烟。在心底下总是有应要禁止的心情,但现实好不容易止住。

在人生方面也是,因为我的无知,说不定我对神寻衅。圣经上记着不可试探神,但当时觉得非常地试探神。当时的我想「能改变得了我就把我改变!」我现在认为当时做了多么愚蠢的事。

偏离了神天天为负债累累受苦

之后被导致献身开始在神学院学习,但我的心不稳定,没办法戒烟喝酒还在赌博。并且优先做工作其次名目上去神学院但不上了,主日崇拜也是去或者不去的情况,我的心偏离了神。是因为偏离了神,工作方面也是家庭方面也是朝向了坏局面。当时自己做着建设业。工作也不顺利负债不断地增加。
又加上,喜欢扒金宫不管赢或输天天都去打。这样做负债增多还不了债,插手了黑市贷款,他们纠缠不休地要我讨债。从黑社会打来电话,天天害怕地过日子。自己也没办法,也到警察去商量过。这时候的我几乎都没有信心,不祈愿又不感谢。连向神祈求都不会,只是以自己的思念来行动。这些情况连妻子都不知道。终于变成了毫无办法的情况下,还是不靠神而躲避喝酒。

试图自杀但…「到我这里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了想死的思念,就准备死。我想如果自己死了就有保险金用这笔钱能还债,就不用给家人添麻烦。因为我喜欢钓鱼,把事情当做在河里淹死,我就到了河边。咕嘟咕嘟地大口喝威士忌酒,想跳河却吓得腿发软,不过死了心干脆跳进河里我认为要死了,但醒过来时已穿过旋涡被冲到下流了,不知被冲走几十米? 我发觉时脚够得着地了。想过重新再跳河,就在那时,听见了「到我这里来」的声音。由于那声音我放弃了自杀。现在想我认为那声音是神之声。并且,我不知不觉给神献上了感谢祷告。是神触动了我。那时,认为自己在做什么事。并且,这次反过来,想死变成了「想活」的心情。
然后对妻子毫不隐瞒地说出了欠债的事。我想说出所有的事把一切事情委托神。妻子的反应意外地冷静,这两三天发现我的情况奇怪,在我寻死的那天,被(圣灵)导致祷告,而为我祷告。然后我们夫妇献了感谢祈祷。自我破产是不想做,不过,申请了。但多亏了自我破产,变得不能使用卡又不能借钱了,多么感谢神。
现在我想,是因为有这自杀未遂,才能知道神的怜悯和恩惠,又体会到了神实在是存在的。通过自杀未遂我了解了神的爱,又能完全止住赌博了。「凡事谢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这些神的话是的确的。有了这些事,我就更换心再次选择献身之道,又进了神学校。

完全能戒了酒

自从15岁起我开始喝酒。曾经我饮酒开车,因带酒气开车被抓过两次。酒后脾气非常不好。我成了基督徒后,仍然每个晚上饮酒。
有一天,喝醉酒骂了女儿打了她的头。那时有了神的保守她的头没问题而我的手却骨折了。一段时间我没法工作,那时神导致我深深的悔改。悔改了殴打女儿的事,至今因喝酒犯过的罪,想起了各种事情,我前进在神面前真实地悔改了。并且认真地向神祷求能够戒酒。
第二天起,我完全能够戒了30年来一直喝的酒。赞美主的圣名。我已戒酒6年了。虽参加公司的酒宴,我根本不想要喝酒,而明确地表明不喝酒。

「主在等候

回到神学校后,开头几年上得顺利,但有献身不了的自己。又选择了工作,经常不上神学校又不上礼拝。有堕落脱离神的自己。是因为我不顺从旨意,在工作方面在所有方面都陷入了僵局。
认为哎呀已经不行的时候从神有搭话。耳边一直响着「到主跟前吧,主在等候你」(*)的赞美,尤其是「主在等候你」的部分离不开耳边。我认为这是选择的时候,那时我认真下定决心。于是被导致悔改,把至今的事情认真地悔改认真地感谢祷告。从这时候,神把我本身大大地开始改变。(*编辑部注:「到主跟前吧」、从云间出虹出版発行的「安乐之歌」福音歌集第6集所収)

被改变为新造的人

在长长的岁月有了各种各样的事。自从我的心偏离了神反复了有时上教会又有时不上的情况下,妻子仍然继续上教会,继续连在教会中。就在当中,我受到了教会的恩惠。
最近,我和妻子谈话增多,一起谈神所做的事情,夫妻两在一起过得很开心。最高兴的是夫妻两能够一起祷告。并且,每周日作为赞美队一起出去进行路上实况演奏。我开始认为对我们夫妻两站立在神工才是最好的步行。神把我们改变为这么样的夫妻。
同时父子之间也有了恢复,作为父亲,当小孩作坏事时,变为认真地以爱心来斥责小孩。又改变了为小孩认真地听他的话。全都是神给我改变的。神是真实的。侧耳听了神旨意的祈求把我完全地改变为新造的人了。我亲身接受到了神的怜悯,恩惠以及神的爱。
2010年10月25日凭着神的怜悯和恩惠,我被立于人吉教会的牧师得受了按手祷告。我自己本身没想到当牧师,非常吃惊。我衷心感谢给神。所有的荣耀都归给神。

大卫村上(熊本县熊本市)

(月刊「云间出虹」2010年12月刊(云间出虹出版发行)转载)


来自孤独和憎恶的解放以及家族的恢复

为父母和子女关系烦恼的人

“当信主耶苏。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章31节
这个圣句支撑了我。
我衷心感谢从耶稣的盛大恩惠和祝福。由于耶稣的伟大之爱,我得受了解放。神不但脱离了我的仇恨,悲哀,痛苦,孤独,甚至从一切的事项解放了。

成长历史

我在熊本市出生长大了。曾经父亲从事着泥水匠业,母亲是个家庭主婦。我母親患有精神发育迟滞和精神分裂症。原来,我有个姐姐但我出生之前她幼小就去世了。因为父母失去了小女儿,非常盼望了我的出生。
我小时候的记忆是从三岁前左右,那个时候,父母亲已经是分居状态了。每天只在早上和傍晚,些许的一时能见到他。父亲不在的夜晚我变得非常寂寞,总是大声哭,叫着父亲。可是,父亲不会在夜晚回来过。我記得我是想要平时都在家的父親。
此时白天的母亲一看我不顺眼就虐待我。打我后,大把抓地抓我头发控制不住的势头硬拉着我在八块(塌塌密)的房间。
又可怕、又疼痛、又非常痛苦、我从腹底大声地哭喊着。
那是很频繁的事。父亲发现了我从母亲受了虐待、实在看不下去就委托他姐姐一起居住照顾我。之后姑母和母亲和我的同居生活开始了。姑母由于交通事故的后遗症,当时两三年经常卧病,尽管如此,不惜生命地保护了我。
也有母亲疾病的原因,她的脾气非常暴躁,在家里乱闹以外,也给住在附近的我朋友的母亲动手暴力过。这样横冲直撞地几年,周围人们毫无办法,结果她长期住了十几年的精神科医院。我对这样的母亲非常可恨,没能接受她的存在。我对父亲的存在也如此。即使父亲没和母亲离婚,但很任性,他和另一個女人住在一起。这样的父亲也没能容许。并且,他做出许多的債務,给家族亲属添了麻烦。
我想要普通的父母,我心中诅咒着「怎么这样的父母之间生了出来?神是不公平的。」就悲叹。朋友的家庭看起来很幸福,使我羡慕。我抱着很强的希望,就是在坚实的父母之间受爱长大。小时候,因为父母的事从朋友受过欺负。虽然入学典礼,毕业典礼,参观教学都是姑母来看, 但幼小的我和周围的朋友比较,总是很寂寞。
姑母代替母亲在种种方面照顾爱我。可是,因为寻求着来自父母的爱情,我对爱很饥渴。我是独生女长大,也有段时期想过,如死去的姐姐活着能分享一切,我的生活和心情也肯定会有变化。也有时感到想要兄弟姐妹。我满足不了心,总有空虚,经常是「孤独」。

衷心的愿望

我处于这样的家庭环境下,被称作为神的东西、地方以及所有的事情都很敏感。虽然多进多远、一直衷心寻求着神说「神啊。愿爸爸回来一起生活。愿妈妈的病治好。愿父母要好、让我们父母子女三个人一起生活。」

与耶稣基督的相遇

高中毕业后、因为被逼还父亲的债我就职了一般事务办公。我离开了姑母自力了。
可是,二十二岁的时候由于世间的乐趣,我也欠了二百万~三百万日元的债。剩下的是债务、心里的空虚更加扩大。 (过几年债务就能还清了。) 由于在最底深的不被满足之念快使我压坏了心。抱着想死,想脱离苦楚之念,有时候我到了附近的教堂去
我一个人以托靠之念祈求说「神啊,救救我」
那個時候,我的心通畅变得轻松多了。
之后过半年,在我上班的工作岗位进了基督徒的新聘女职员。她告诉我通过耶稣基督的十字架的拯救,我就明白了真正的神。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早上一醒过来时突然知道了耶稣的十字架。父之神是爱我,爱得甚至将他的独生子的耶稣交在十字架上死去。他拼着命深爱着我。我心灵理解了神的伟大之爱就极感动。听了福音过了半年,我祷告了相信接受耶稣基督。通过这祷告,在一刹那间在我心中的巨大空虚被充满,从「孤独」解放出来了。

被阻止自殺

初信耶稣过不久,我对人关系不顺利, 就非常厌烦了活下去,都变得无所谓了。不安得睡不着觉,吃了市贩卖的安眠药我決定剃刀割手脖子死亡。当真的要把手脖割掉的一刹那,看到了幻像死后为我悲哀的人,我就不敢死了。之后,我深深地悔改了对自己的罪和自杀行为。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章20节

对神的献身

我成为基督徒过了一年,我想为神过活。我献上了献身的祷告,有了海外宣教的负担,怀抱着想当宣教师的强烈意念成了神学生。
有时候我在短期的海外宣教去了美国。我在Church on The Way的Prayer Chapel祈求今后的导致,神显示了两件事。
就是要转移到同一个群体的长崎教会和结婚对象。对方是教会的弟兄,我不是相处的要好。我没有考虑过作为结婚伴侣的对象。我把出乎意料的搭话藏在心里回国了。

结婚的应验

我想过想结婚,但不信主的时候,由于复杂的家庭环境我劝说自己应该死了心。我很不安(担心)到底有没有人娶像我带着疾病的母亲。
自从成为基督徒后,我承蒙了圣句。
就是以赛亚书62章全体尤其是第4节
「你必不再称为撇弃的,你的地也不再称为荒凉的;你却要称为我所喜悦的,你的地也必称为有夫之妇;因为耶和华喜悦你,你的地也必归他。」
我受到了安慰和鼓励。
同时,从教会的牧师娘受了指教,我为了结婚举了70个项目的条件来开始祈求。
几年后,所有的项目都被满足了成为确认结婚对象的证实之一,达到了结婚。对象就是在美国神显示我的男士。哈利路亚。

与母亲同住

结婚后过了三年时,从祖母有了联系叫我和母亲一起住。虽然他们不离婚户籍也不消,因为别居生活有30多年了所以说他们不能住在一起。这么样,独生女的我被强迫地领了母亲扶养。那是牧师的丈夫和当时二岁的女儿三个人在钏路开始过活过一年的时候。
当时连去接母亲的旅费都没有,但马上领受了奉献的帮助。感谢主。要去迎接住熊本的母亲的出发日,离开钏路的家时,天上悬挂着很大的彩虹。对祝福的应许的彩虹,我和丈夫感谢了神。
自从我小学六年级时和母亲分离了,隔了二十年我们的同居生活开始了。母亲要到钏路的前几年,相信了耶稣坦白(得救)了。自从来到我们家后,她每周承蒙了教会的礼拜。

自从仇恨的解放

虽然母亲持续得受医治,但我和母亲的生活不习惯倒是深刻。最深的就在我心里面的问题出现了。就是从母亲受过虐待的“仇恨”。我度过了痛苦丑恶的时期。
母亲因为有病,不记得自己所做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感到了愤怒,为仇恨所支配,心里疼痛,控制不住拿家族撒气。我和母亲吵架了好几次好几次。冷静后悔改,向她道歉。
然而,反复了同样的事,因为我不想原谅童年时受到的虐待,对母亲的憎恶没消失。
不知过了一年左右。我被应许了哮喘似的症状。非常痛苦,难过又受不了。 主叫丈夫为我祷告,他说一声「都怪你不原谅奶奶(妈妈)」我就向神老实地祷告了。
「从母亲受过的虐待我没办法想原谅。请原谅我一直拿着仇恨。那么请把我的心改为想原谅母亲。」
神向我说「你也要原谅她,像我原谅了你。」
就想起了当时在教会的母亲脸色阴沉的样子。我发现是我的原因脸色阴沉,被导致了深深的悔改祷告。从那时候起,我不再受对母亲仇恨的痛苦,从捆绑释放了。哈利路亚。感谢主。

与父亲同住

我未考虑过与父亲的同居。父亲患了糖尿病,当我不晓得之间并发症也同时进行着。患了兩次心肌梗塞和脑梗塞,以及视网膜病,变成了轮椅状态。父亲还有欠债,给亲属添了相当的麻烦。高额的住院费,也没有钱去迎接父亲的旅费,我们夫妇感到毫无办法了。由于突然出现了高额的医疗费我们夫妇哭喊,依靠主祈求了。结果得到了上帝的帮助以及弟兄姐妹的祷告和献金,实现了与父亲的生活。非常感谢主。
父母亲流泪再相见。离开住惯的土地而在训路生活,对父亲是很吃苦的事。他到训路之后到被召天的四年半,经常想回熊本让我们家人感到为难。

父親的看护

成为家里疗养的父亲每周到了教会出席礼拜。他好久之前相信了耶稣基督,口头认主。
他糖尿病的初期,在住院时我传了福音,通过痊愈祷告和赞美的录音带,受了神的触动推开了心。
可是,到训路之后的父亲老是想着回熊本很顽固,但最后为了上教会自动更换衣服等着我们。我丈夫帮父亲洗澡协助和照顾,上教会上医院等外出时都背着父亲,照顾得好。把丈夫当非常可靠的父亲经常从床上叫他的名字说「清,清」
父母亲住同一个房间,母亲补助他吃饭和换衣服,我们全家来照看父亲。通过父亲的疾病,神把他送回了我们的身边。
他意识还清醒时,说了「谢谢」之后,归回了天。被召天的时候,我心里对父亲的憎恶和决不饶恕的心已消失了,反而切望祷告了想在这地上一起生活。

祈祷的答复

上帝记住我曾经单身时祈求过的事。把失散的父母亲和我聚集在一处了。结婚后我和父母亲能够一起居住,这成了我的宝物。
当人间不可能的事,主却动手显现了他的荣耀。神不仅仅把我脱离了孤独和憎恶,又给父母亲夫妇之间的恢复的同时,也给我父子与母子之间的恢复, 赐给了所有的祝福。我衷心地献感谢于神。
森 锡安
(月刊“云间出虹” 2010年3月号刊登转登)


你的悲伤变成欢乐

谁的人在离婚的忧虑

我和前夫在工作上相识,约有两年后结了婚。 我们的计划应该是,马上在住宅区盖个房子生孩子建立新家庭。不过··· 过了两年却没有孩子,夫妇俩去了不孕治疗的专科医院。 原因完全在我身上。 除了我从年轻时患过子宫内膜症以外,通过检查结果,判明出先天性的单方输卵管有洞就难以受精。 我看到照片和视频映像感到很不安。 但好在我当时知道神。在同一个住宅园里有个基督徒的朋友,她也是和我们同时期盖了房子。 当时,是由于她信主,丈夫离家出去好几个月没回来的情况。她和幼小的两个孩子三个人,等着丈夫回来。 她一直相信“神必定把我丈夫归回我们家属,并回来献身,成为牧师,夫妇俩服侍神。” 大家都认为最坏的情况下,她一直上教会去。 之后过了一年半,悔改的丈夫就回来了。

不仅如此,逼迫得那么厉害的他成为献身者,如今变成了牧师,夫妇俩服侍神,同时,现已高中生的女儿们也通过Gospel称赞神。 那么,回到我的话题。判明发现不孕的原因是在我后过半年就被应允了离婚。 不信主的前夫最后告诉我说,即使没有孩子也好,信主也好,只是绝对不能忍受去教堂。 我切肤之痛地和他分开了。但让我想起以前的许多日本基督徒受到的“忠诚测试”的考验。要是说不去教会,说不定不会离婚。虽然冒着应付,不是主耶和华的旨意,还有,说好不上教会也会背地里去的。圣经记着说;你们要先求他(神)的国和他(神)的义, 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我祈求和前夫恢复夫妻关系,但过了一年半他已(和别人)再婚了。 因为我盼望恢复关系,说实在我受到了打击,可是我边哭泣边跳起来赞美称颂主说这也是你做最善的,感谢主!因为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之后,我能在主面前为前夫的新娘和出生的小孩做祷告。 然后在工作上见了面也没有什么隔阂,毫无留恋,从我方明朗地说「大家好吗?」如同带有怀念亲戚的感觉。 我相信神伸了拯救之手在他家族亲属和朋友身上。 我期望在天国再会。 从旁看起来虽然是个被丈夫离了婚的不孕之女,但我没有悲哀。 我继续上教会所谓基督的身体当中,一直得着医治安慰以及喜悦和平安。 因为主给我诺言“你的悲哀变为欢喜”。 我期待神今后在我人生会有多么的祝福。 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