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Eternal Agape 東京アンテオケ教会

The Light of Eternal Agape 東京アンテオケ教会 header image 2

教堂的祝福—抑郁症的治疗,金融祝福

如果你患有抑鬱症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日语 英语 韩语

我欠下了我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因此我的抑郁症变得更糟。在最恶劣的时期, 当我无法专心工作及做家务时,我的姐姐邀请我去教堂,然后…
青木幸世(四日市,三重县)

第一天来到教会所给予我的一句话

当我的第一个女儿就读小学一年级时,突然她的尿中混和血,然后她就抗拒去学校。我非常地担心。虽然我的大姐邀请我去教会,但我却一直拒绝她的邀请。
有一天,她再次邀请我去看母亲受洗。第一次我与我先生还有孩子来到了教会。当我看到我的母亲受洗时,我被感动了,但是我完全不记得当天的敬拜诗歌和证道,因为很无聊。
我唯一记得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神圣的聚会结束后的祷告中告诉我要稳定地与教会连接。
我带我的女儿去医院,然而检查过后并没有任何反常。她被建议给予精神病医生辅导。我带她去看精神病医生,经过辅导之后她又回到了学校。我忘记了在教会中祷告时所给予我的话。

富足的生活变成痛苦

我的丈夫离开了上班族的生活然后开始他自己的生意。刚开始时非常的顺利和成功,甚至买衣服时我都没有看价格标签。 可是,有天我们的竞争对手-巨大公司取走我们的顾客。然后我们的收入突然之间停止。
我们向放债者借钱以维持生活,但是债务却增加到我们无法偿还。我们陷入痛苦的生活,我的丈夫卖掉它最爱的retro车而我也开始在晚上工作。当我工作回家时已是早上四五点了。一天早上,当我载我的孩子去学校时,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发生车祸也令人受伤。这一次的意外使我更加压力也因此我得了忧郁症。然而,我还得继续工作来维持生计。

到教会

我被逼要停止工作因为我的忧郁症变得严重。在最恶劣的时期,当我无法集中在我的工作及家务时,最终我寻求我大姐的帮助。她又再次邀请我到教会,我就很勉强的去到教会。当我祷告的时候,我的眼泪自然的流了下来,我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做了信主祷告而我的生命也得着救赎。

忧郁症康复
当我得救时,我的忧郁症康复了。我丈夫的生意也逐渐好转。
当我告诉我丈夫有关教会的事情时,他强烈的反对。他把他自己放在首位,因此拜日我也无法去教会。在未让我丈夫知道下,每个拜二我都会去教会。与之前相比,现在的我很享受和兴奋去教会。

十一奉献的祝福

我学会了十一奉献,就是把收入的十分之一献给上帝。我就开始奉献我兼职工钱的十分之一共三千日元。
当我学会奉献的时候,我也不知为何,我能偿还我的债务而我的生活也变得顺利。然后我却不晓得它是如何发生的。我发现10,000,000日元的债务变成了一半。我向帮助我的上帝充满感激。在这之后我要求更多!现在我的丈夫允许我谈及教会。我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全家人都能够去教会。

(转载自月刊:“ Kumo No Aida Ni Aru Niji” 出版商:」Kumo No Aida Ni Aru Niji Shuppan」2008年3月)

God is Love.